Warning: imagepng() [function.imagepng]: Unable to open '../../files/qrcodeimg/qrcode.png' for writing: Permission denied in E:\WebRoot\Ftp00xscc\Web\lib\phpqrcode\qrimage.php on line 43
澳门押大小骰子有问题吗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查看目錄

第三百一十七章 草母的下落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特種醫王在都市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啊?”陳希微驚,臉色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上次京華一行,對她的打擊很大,尤其是后來,楊軒兒和薛林海兄弟直接帶人找上釣魚臺國賓館的時候,她也極力去勸阻過,可是她人微言輕,他們根本不愿意聽她的。后來三人被被罰在地上躺著一夜,她也在邊上,還好心的上前給楊軒兒打著傘,只是沒想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,薛林海三人不敢去找人家的麻煩,反而將所有的怨氣都推到了她的身上,對她極盡羞辱,楊軒兒還打了她兩巴掌,又直接將她辭退了,她心里覺得委屈,這才跑回了杭州,回到了家里,閉門不出了。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秦絕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,難不成這世上還真的有人能堪破一切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正疑惑間,只見秦絕尷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陳小姐,其實我們并不是第一次見面了,還記得當初我們在飛機上的沖突么,那個人就是我,是我老婆打了楊軒兒那一巴掌的,所以這才鬧出了后面的矛盾,當時我有急事要處理,所以就沒有在京華停留,后來薛家二少的父親,上門找我賠禮,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,不過現在看起來,似乎對你造成了很大的傷害,可以跟我說一說么?”秦絕輕聲說著,臉上滿是歉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不會吧。”陳希弱弱的說著,臉上不覺更紅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這么多事之后,她心里非但不記恨秦絕,反而還默默有些慶幸,楊軒兒之類的一些人,實在是讓她太失望了些,原本她大學學的專業便是藝術商務與管理,畢業后,就找了一個經紀人的工作,后期因為工作調動,才被楊軒兒看中,做了她的私人助理了,由于她隱瞞了家世,所以根本沒有人知道她家里竟會是這么有錢,就連楊軒兒也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好脾氣的小綿羊,隨意使喚和欺負,不過她倒是并不介意,一直對自己的工作還是很歡喜的,沒想到京華之后,她卻成了頂缸的了,不但被公司開除,而且在楊軒兒的全方位的洗白之下,她竟然成了罪魁禍首了,一下子成了整個經紀人行業的笑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她的事業算是徹底玩完了,所以她才會心灰意冷,一直躲在家里,也昔日的朋友和同事也沒有人表示關心,她心里憋屈的慌,尤其是這些天,都快得自閉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再看到秦絕,她根本不敢去認,因為這變化確實太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尷尬的笑了笑,長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血氣虧損嚴重,雖然僥幸撿回一條命,可卻成了如今的這幅模樣,須發斑白,面容枯槁,不怪你認出來了,就是我自己有時也不敢相信,我竟然會成了這幅模樣,不過,當初那個人確實是我,薛林海兄弟我帶人大的,要不是我當時還有更重要的事去辦,絕不會讓他們這么輕松過關的。”

  &nbs
--0---0---小--說---00xs.cc這是華麗的分割線--
特種醫王在都市00小說網友請提示: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說推薦閱讀:飲鴆毒妃
-0--0---小--說---這是華麗的分割線---
p; 

        低聲說了一句,秦絕的臉色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你不說我也明白,看來你應該成了他們的替罪羊了,不管怎么說,這和我都有很大的關系,沒想到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了,這是我的過錯,所以我向你道歉了,如果你有什么心愿的可以告訴我,我一定會幫你達成,我的力量你應該已經見過了,你的事,或許難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輕笑道,話語間很是霸氣,他的臉色真誠,看得出來,他是真心要幫助陳希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希,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就說出來,他現在是我師父了,肯定會向著我們的。”張珊珊在一旁也低聲勸道,臉上也很是關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陳希皺了皺眉,神色間似乎有幾分異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我還是很想做一個經紀人的,這些年我也積累了很多的經驗,其實我自己知道,要不是我的規劃和考察,楊軒兒根本不可能火的這么快的,以前我常常告誡她,藝人明星到最后憑借并不是長相和才藝,而是品德,有多人最后都敗在了德行上,其實現在的娛樂圈還是太多烏煙瘴氣了,所以我的理想就是能夠培養出一股清流,徹底改變如今的現狀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這很困難,但是我愿意去試一試,就像是我的父親那樣,一次次的跌倒,可是他最終還是站了起來,我記得小時候,他便常常跟我說,只要是自己認為是對的,那便努力去做,哪怕是頭破血流,遍地鱗傷,那也只是人生必須的成長而已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陳希說著,眼睛里閃爍著兩滴晶瑩的淚光,滿是一副不服輸的樣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丫頭就是這樣,從小就喜歡逞強,別人都說她和他爸爸一樣,都是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性格,讓你們見笑了啊。”陳涵尷尬一笑,將茶端了上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微微點了點頭,品了一口茶,正色的問道:“那你有什么計劃么?打算怎樣實現自己的理想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像陳希這樣有主見的人,自然也不會對自己的職業生涯你沒有規劃的,而且憑借她如今的家世和財富,別說是做一個經紀人了,就是成了一個大型的經紀人公司也是綽綽有余的,所以秦絕還是很想聽一聽她的想法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陳希不覺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我也不瞞你們,這些天我確實好好思考了一下,想要成立一個經紀公司的,可是如今我的名聲在群內恐怕早已臭不可聞了,所以即便是成了公司,恐怕也會受到多方面的打壓,根本不會有藝人愿意跟我合作的,所以我現在最缺的便是合作的傳媒
-0--0--小--說--這是華麗的分割線---
特種醫王在都市00小說網友請提示: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說推薦閱讀:飲鴆毒妃
--0--0---小--說---這是華麗的分割線-
公司和藝人,然后通過各種途徑,將公司的名氣打出去,以后我要將我的公司打造成最有良心的經紀人公司,凡是我公司出去的藝人,絕對是德藝雙馨的明星,我們就是整個行業的良心秤,秤一秤別的藝人,也秤一秤整個行業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陳希義正言辭的說著,確實是激情澎湃,看到出來,她心里還是有很多想法和追求的。眾人都沉默著,看了看秦絕,又看了看她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秦絕也很意外,想不到陳希看起來弱不禁風,柔軟可欺,其實心里有著這么大的抱負,聽了她的一番言論,他打心底都想要去幫助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皇朝傳媒怎么樣?全權與你合作夠么?如今傳媒的藝人并不多,主打的也只有夢可兒一人,不過據我了解,如今第二批和第三批簽約藝人已經逐步上限了,如果全部交給你去管理和安排,可以嗎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的話說的很清楚了,按照他的意思竟然打算將整個皇朝傳媒的藝人都交給陳希去打理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陳希的臉色猛地一怔,皇朝傳媒或許別人不清楚,但是他卻是非常熟悉的,皇朝傳媒不過是近些年來崛起的,不過短短五六年的時間,已經一躍成為行業第三,曾經有人估計整個皇朝傳媒也是后援資金最為充沛的傳媒公司,有著整個皇朝集團做后援,企業的實力和活力都遠非其他公司能比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如果皇朝真的愿意與我合作的話,其他的傳媒公司不要也罷!”皇朝這是行業內徹徹底底的霸主,這無疑給足了陳希一個龐大的資源,只是她不敢相信的是,秦絕真的能做得了皇朝的主么?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據我所知,皇朝的老總是一個女人,大家都叫他晴姐,難道您也認識她么?”陳希低聲問道,似乎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宛然一笑,低聲說道:“她叫歐陽晴,也是我的老婆,如果你想要合作的話,我想我可以幫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陳希驚喜不已,臉上滿是興奮,不過很快,她微微皺了皺眉,神色間似有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,為什么要幫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為其他,只是覺得你值得去幫而已,你的雄心報復,讓我很震撼,所以幫你其實也是再幫我自己。再說了,這件事本來也與我有一定的關系,所以也算是一點補償吧。”秦絕尷尬一笑,微微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瞞你們了,其實這次我們過來,是想問一下玉皇草母的下落的,這株草藥或許能治好我的血虧,所以我們便特意登門拜訪了,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你,這世界還是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

 &
-0-0--小--說---這是華麗的分割線--
特種醫王在都市00小說網友請提示: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說推薦閱讀:飲鴆毒妃
-0--0-小--說--這是華麗的分割--
nbsp;      秦絕沒有任何的隱瞞,他覺得沒有太多的必要罷了,他并不是機關算盡的人,也不喜歡玩弄心機,更不愿把這當成什么交易的籌碼罷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陳希很是奇怪,臉上一片茫然,低聲問道,“玉皇草母?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玉皇草母?”一旁的陳涵微微一怔,臉上閃過一絲冰冷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你們是為了這個來的,只可惜啊,你們找錯人了,他爸爸去世的時候,什么都留給我了,只帶著這株玉皇草母一起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消失了?難道他并沒有死么?”張恒邈微驚,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死?恐怕沒有人知道,他就是這樣一個人,自主自立,即便我嫁給了他,可是他還是就這樣走了,他說過,要死的無聲無息,不讓任何人傷心,所以便一個人上路,至于去可哪里沒有人知道。”陳涵低聲說著,煙圈不覺微紅,似有幾分悲傷,看的出來她還是很愛李菁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了解他,他之所以帶走草母,并不是為了救自己的命,而且他當時得的是癌癥,也不是一株藥草能夠治好的,他一定是把草母放在了一個地方,一個只有他和方馨能夠找到的地方,而他應該早已經死了,他曾經說過,如果有一天他死了,不立碑、不入墓,骨灰揚掉,所以恐怕他早已經散落風塵了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她哽咽了,神色間似有無盡的傷悲,眼淚順著臉頰滴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第一次感覺,這個女人雖然長相、氣質或者是脾性都不如方馨那般棱角分明,個性十足,但是卻是這種柔弱的性格,讓人著實狠不下心做出什么太傷害她的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上善若水,水利萬物而不爭,夫唯不爭,天下莫能與之爭,或許他們都錯了,正不是選擇,而是早已注定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個只有他們兩個知道的地方?”張恒邈微微皺了皺眉,瞥了秦絕一眼,不由得搖了搖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來,方馨也是有所隱瞞啊,這一切還是要找她問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秦絕點了點頭,臉色微寒。如果方馨早就知道的話,那她恐怕也料定了秦絕回來找陳涵的,那她的目的又是什么?故意提起往事,與她再做無聲的較量么?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沒有人知道,當然秦絕也不愿意多想什么,或許這一切都是一個美好的誤會而已。或許只是越老在三人腳下纏著的紅線,不小心交叉在了一起,不過繞過交點,從此便不再有任何的交集。</div>
00小說網(零零小說網)的最新網址: www.nqqpwp.icu 。cc域名非常好記。第一時間閱讀《特種醫王在都市》的最新章節
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“左右鍵[← →]”快捷翻頁,按“回車鍵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節目錄.返回頂部

喜歡看特種醫王在都市的人也喜歡看

百乐门网上怎么玩